白話口水詩”是筆者起的名字。“白話”,廣州話的俗稱;“口水”,隨口而出的口語。說白了,就是用廣州話口語寫的打油詩。

廣府人在日常交際方麵有一個好傳統,哪怕你是文化人,與人交際會話時都不會追求語出驚人、文質彬彬,而隻求出語俚俗,詼諧幽默,輕鬆悅人,彼此在風趣逗人的語境中達成交際。(當然吵架除外。)我想,白話口水詩最重要的是要承傳這一傳統,用語俚俗、本色拙樸,詼諧幽默,甚至嬉笑怒罵,皆成文章。

筆者作為幾十年的“語文佬”,當然可以倚韻合轍寫一些古體、近體詩詞。古、近體詩詞講意境,講“曲隱”,講文質,講格律,(當然這是優秀文化傳統,要繼承)而白話口水詩則不受這些限製,詩句以七言、五言為主,四言、六言為輔,也可以采用參差的“長短句”;不注重格律,但一定要押韻。盡量多用廣州話的熟語(包括俚語、俗語、諺語、歇後語等)入詩,直抒胸臆,才能產生妙趣橫生的效果。

“白話口水詩”之芻議-申博体育在线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白話口水詩的形式說清了,那麽,可寫什麽內容?下麵用筆者一些拙作為例,說些淺見。

1.對現實生活的假醜惡百態作出嘲弄及譏諷

筆者第一首白話口水詩是抨擊微信微博中的濫發現象而作:

看微信微博有感

我哋發帖為咗乜?交流學嘢夾練筆。

問候兼播正能量,睇完內心暖粒粒。

嗰啲造謠蠱惑者,直情食人唔磥骨。

冇腦亂放流料者,而得打爛佢屎窟!

此詩發至朋友圈,大家一致叫好。有的群主還據此作出群內“五個不準發”的規定。

前年春節前夕,香港一對策動參與“占中”的小頭目男女(他們長的都不是一般的醜)欲從昆明入境回鄉探親,被我警方拒絕入境。筆者聞訊後不禁在微信發詩點讚我警方,怒斥那些分裂香港分裂國家的媚外漢奸。

漢奸滾蛋

占中狂徒,數典忘祖。

仲有麵見,鄉親父老?

唔準入境,我警威武。

去黐主子,躝屍佶路!

2017年,宣揚傳播偽科學的“氣功大師”大騙子王林死了,大快人心,筆者當即寫了一首:

王林死咗

聽聞王林釘鬼咗,講聲南無阿彌陀。

有人鬆咗一啖氣,暗唱1 2 3 4 5。(音樂簡譜)

街坊百姓好奇怪:照計大師本事多;

總統精英都醫好,點解自己咁折墮?

達官權貴偷偷笑:死得真係及時咯;

若果開庭嚟審佢,踢爆內幕點收科?

埋堆做騷嘅明星,更係打鼓又敲鑼;

發姣作大互擦鞋,肉酸醜聞一籮籮。

秘密帶嗮落棺材,佢哋豈唔樂嗬嗬?

一個王林謝咗雞,佢嘅粉絲仲好多——

貪官權貴毀三觀,唔信馬列信鬼魔;

名流心靈有危機,“人體開光”唔錯過。

王林滾錢滾糧票,氣功魔術將你鋤。

嗰間妖氣嘅王府,實係權錢交易所。

睇衰科學迷妖術,呢班男女確係傻!

元寶蠟燭送妖孽,“大師”快啲變鬼火!

筆者平時對一些社會弊端,宵小之徒,很是看不過眼,因而也不放過譏諷:

花市遇架

花街爭市同開罵,馬年偏遇草泥馬。

一個指口夾厾(音篤)鼻,一個拆蟹又炒蝦。

“祝君返歸畀車撞”,“賀你聽日被打靶”。

新年流流鬥脷毒,啲人質素真係差!

對於一些社會亂象,筆者感到挺看不慣,不吐不快:

“白話口水詩”之芻議-申博体育在线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謁莆田南少林寺隨感

巍峨大氣駕世,拜謁南少林寺。

入去唔使買票,令人歎為觀止!

途經各寺門票,鈔票賤過草紙。

夾埋景區斬客,遊人苦過didi。

聽聞佛門亂象,銅臭令人發指:

請佢打番堂齋,使錢等於撒紙。

若果立個牌位,一萬兩萬唔止。

出廟土豪一個,入廟著件僧衣。

上班阿彌陀佛,落班開架賓士。

平日酒肉穿腸,屋企有妻有兒。

噉嘅騎呢怪象,佛祖知也唔知?

2.對生活中的人和事幽默調侃,善意批評

筆者足球迷一枚,常在看球後寫一些球評詩以示友人。比如在2014巴西世

界杯上,衛冕冠軍巴西隊在半決賽中1:7慘敗於德國隊,筆者寫道:

歎巴西隊出局

悲情見巴西,龍門變成篩。

防線如紙紮,門將冇嗮計。

冇啲桑巴味,六冠夢謝雞。

貝利烏鴉嘴,真係冇得揮!

同屆世界杯,發生了烏拉圭球星蘇亞雷斯咬人的怪誕犯規(因而球迷稱之“蘇牙”,不過此君遭國際足聯懲罰後變得德技雙馨了),對此筆者寫道:

侃蘇牙

烏拉圭隊有蘇牙,球技一流球品差。

搵準膊頭噬一啖,仲要扮嘢揞下耙。

停賽九場該孭飛,球星點能咁掗拃?

大話度橋阿FIFA,要佢上場戴“喇叭”!

(注:FIFA,國際足聯。“喇叭”,指寵物貓、狗身體受外傷後,為防它們舔傷口,獸醫都給它們套上一個喇叭形的頭罩。)

“白話口水詩”之芻議-申博体育在线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今年三八婦女節,筆者寫了一首白話口水詩致各個微信群中的女同胞,祝她們節日快樂,並幽了她們一默:

婦女節戲贈女同胞

今日三八,我哋惡煞。

“婦女解放”,係噉話法。

地板家私,你拖你抹;

洗嗮啲衫,倒埋垃圾;

買餸煮飯,你嚟負責。

嘍埋閨蜜,吃香喝辣。

山珍海味,一於照嚓。

行街掃貨,“支付”狂刷。

香水皮草,乜都通殺。

老公荷包,刮得就刮。

激到男人,跳跳紮紮!

一時,各微信群女同胞們回複如潮:“多謝特別的節日禮物。”“將我們描述成女漢子,過獎了。”“黃sir,你有冇弄到荷包燶?師母有冇激到你紮紮跳?”……充滿了快樂的氣氛。

3.用以自嘲、勵誌

相比於上兩個內容,此內容相對較少,但也可偶爾采用。比如:

教師自嘲兩首——仿同事詩戲作

都話屋有三鬥糧,

打死唔做教書匠。

量小日日激到爆,

掃街都比教書強。

都話教書苦亦甜,

其實耷頭過屋簷。

以前起碼重師道,

而家邊道搵尊嚴?

(注:戲作而已。其實筆者在職時基本沒有這樣的感覺;隻是當今,有些教師要求嚴苛了些,開罪了某些家長的小祖宗,那些家長動輒就投訴甚至拉橫幅,逼學校處分甚至開除教師。筆者隻是為當今的後輩教師鳴不平罷了。)

去年,筆者年屆“奔七”方一登廣州塔。登高遠眺,自是一番豪興,歸來後填了一闕《水調歌頭》以勵誌:

水調歌頭 · 登廣州塔

騁目蠻腰塔,穗地物華收。宇廈瓊樓健碩,雲越盡低頭。映眼繁花摛翠,水陸縱橫輻輳,虹貫截江流。珠浪人潮侶,奔淌勁方遒。

倚危楯,沐春日,寄蜉蝣。人生不過海粟,何事苦凝愁?應羨東坡疏世,更效曹公勵誌,坦定抱霜秋。回首登臨處,豪哉我廣州!

(注:詞中用典為蘇軾《赤壁賦》及曹操《龜雖壽》。雲越,指白雲山和越秀山。)

如果說詞是“文雅”的,那麽其“外一首”白話口水詩就是“俚俗”的了:

登廣州塔

嘩嗨廣州塔,好似支大筆。

畫天上雲彩,繪花城萬物。

漫步撐石級,行到氣都咳。

臨老更瀟灑,唔好呻奔七。

“白話口水詩”之芻議-申博体育在线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朋友們,有空時大家都來學寫一下白話口水詩!這不僅給我們的生活帶來快樂,而且對廣府的語言文化也是一種承傳。